戴维斯是美国好莱坞一股粗野狂放的力量,她创造了一系列有头脑的从不示弱的强势女性角色,肆无忌惮的任性和神经质,既让人迷惑又具有难以抗拒的魅力。

戴维斯对电影的责任感,就是一旦她认定了,就会不顾一切的奋斗,在片场,她也经常与导演争吵,对影片参与过多,精力过分充沛。她代表的是一种风格,女神和的极致反差;她一定需要一支烟,高傲的昂着头,优雅的夹着烟,轻轻的吐出一圈烟圈。

说起戴维斯的性格,在离异家庭跟长大,不负责任的父亲使得她对男人抱有一种轻视的态度,而顽强不让须眉的母亲的强势作风深深影响了戴维斯。

戴维斯的电影之路不是一帆风顺的,她热爱表演,从学校舞台到百老汇舞台,再到好莱坞,她遭受了一系列打击和怀疑,也是在这时,她出演了《扮演上帝的男人》,虽然只是配角,但让华纳兄弟公司察觉到她也许是一颗明日之星,并同她签下了合约。

但是,在好莱坞这个大舞台,想要证明自己也是很难的,即使在《人性的枷锁》中表演非凡,在当年的奥斯卡提名中,她落选了。

在《危险》一片中塑造的屡遭挫折,自暴自弃的酒鬼女的角色让她登上了奥斯卡影后宝座,但是华纳公司并未为她规划星途,之前签订的苛刻的契约也让她的片酬辗转于二、三线演员。

终于,戴维斯忍无可忍,她提出对于华纳公司的控告,指控华纳公司“奴役”演员,以她的力量当然无法与华纳公司较量,控诉失败的戴维斯还背负了10万美元的诉讼费,她也只能回到美国履行合约。

官司输了,戴维斯却得到了公众的支持,华纳公司也迫于压力支付了繁重的诉讼费,戴维斯的事业也进入了低谷期。

戴维斯和琼 克劳馥之间的姐妹情仇是好莱坞的一段轶事,两人合作了《姐妹情仇》这部电影,同时又相互嫉妒对方的优势,据说还有情感方面的冲突,甚至在戴维斯的遗物中发现的克劳馥的照片,牙齿被涂成黑色。

“她是一个可以在优雅的气势风范下,浇的你满头冷水,让你堕入失望的深渊,而她的金发仍然丝毫不乱的女人。”

关于戴维斯,她在自己七十大寿时在房门上挂了一个黑色花圈;当得知新姐夫是刚刚戒酒成功的酒鬼时,送去十二整箱酒作为新婚礼物。

多么雷厉风行、敢于反抗的一个女人,一个将自己的生活与电影融于一体永远保持优雅的女人啊!而在戴维斯晚年,是在疾病中度过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