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接触电影制作之前,大卫芬奇是一个MV出生的导演。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芬奇电影中的每个镜头都十分精准地捕捉到感情,镜头下掩盖的信息量大到暗合了结局的走向。

从最初的《异形2》到那一部足以入选电影教科书的《七宗罪》,再到让他名声又一次大噪的带有一点cult片味道的《搏击俱乐部》,无不体现这样芬奇式的镜头氛围。通过固定镜头的拉远拉近和色彩配图在电影中的运用让观众能够更加直观地感受到恐惧、兴奋、担心、喜悦与意外的情绪与氛围。

菲茨杰拉德看到后很受启发,想想这个想法不错,于是就写成了这部讲述逆生长的《本杰明巴顿奇事》。在那个时代,就算是如同科幻片鼻祖导演乔治梅里爱或者极富想象力和才华的作家爱伦坡这样的人,都没有想到这个立足于现实世界而又错位于现实世界设定的点子。

翻开那样的画面,终于在轰轰烈烈的感情中,寻找到了平平淡淡的意义。或许就像北岛在诗里写的那样“你没有如期归来,而这正是离别的意义”。故人最终没有重逢,但那日记中的声音或许更象征着冲破时空直达灵魂和血缘深处的声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