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vana客户可以从汽车“自动贩卖机”提取他们在线购买的车辆,就像这辆在加州威斯敏斯特所提的车一样。

美国最大的线上二手车交易商Carvana在过去十年中一直在铆足马力向前冲。

这家公司借助人们对亚马逊式购车体验的强劲需求,帮助客户规避了到访车场以及与固执销售人员打交道的种种不便。

然后,新冠疫情爆发了,尽管人们在疫情初期一片恐慌,但Carvana的业务却一路高歌,因为在全球芯片短缺、汽车产量下滑的大环境下,买家很难买到新车。

然而从2021年底开始,Carvana的好景却戛然而止。随着疫情退潮,很多购车者开始再次光顾当地汽车经销商。与此同时,居高不下的二手车价格,不断上涨的车贷款利率,以及宏观经济通胀导致钱包见底,让很多人不得不重新考虑是否花钱购买一辆新车。

突然间,Carvana因对未来快速增长的预期而开展的疯狂招聘,以及庞大的汽车库存,让公司反受其害。在过去三个季度中,公司总亏损扩大至3.81亿美元。

前些年,投资者对Carvana因发展成本而造成的亏损并不在意。确实,在他们的帮助下,公司的股价从2020年3月的低点飙升至2021年8月的顶峰,增长了12倍。然而最近,市场疯了:截至5月,公司的股价从其高点暴跌了90%,华尔街也开始怀疑,当前的重挫到底是一个小小的失足,还是一蹶不振的惨败。

Carvana首席执行官欧内斯特·加西亚三世对《财富》说:“全世界都在质问我们,质问经济,质问整个行业。这都没什么,也是必然的。我们的工作是最大化地利用涌现出来的各种机遇,并尽自己所能进行调整。如果我们做到了,而且我们在过去做到过,那么故事的结局将是美好的,并不是负面的。”

加西亚的父亲创建了Carvana的前身DriveTime,后者是一家实体二手车经销商和融资机构。Carvana是该公司的线上业务,最终独立成为了一家自营公司。该公司最为知名的莫过于令人眼前一亮的玻璃“贩卖机”,客户可通过放入定制的客户币来取走车辆。(Carvana也提供送货上门服务。)

对于加西亚的员工来说,如今的挑战在于如何迅速地削减公司的开支,并在2023年之前回归盈利。去年,Carvana实现了两个季度的盈利(不计某些费用),这在公司历史上尚属首次。

面对新局势,Carvana在五月采取了初步举措,宣布裁员12%(2500人)。高管还计划削减薪酬、广告和物流开支。

Carvana过紧日子的举措恰逢其在5月以22亿美元收购ADESA这个糟糕时机,后者是一家领先的车辆批发拍卖公司。Carvana计划使用ADESA的56个设施来翻新和存储车辆,继而实现新市场的业务增长。然而,分析师担心,公司为资助收购而发行的高利率债券将在未来数年蚕食掉Carvana现有的大部分现金。

尽管Carvana似乎在短期内前景黯淡,但分析师表示,Carvana也并非是软柿子,它是线上二手车市场中的主导零售商,去年卖出了42.52万辆车,是仅次于其后的纯线上竞争对手Vroom的几乎六倍。

相对于意欲进军线上市场的传统二手车经销商,Carvana也有着很大的优势。例如,知名竞争对手中规模最大的CarMax在线上的销售量仅占其总销量的9%,还不到8.77万辆。

基于公司去年强劲的业绩,Carvana在新发布的《财富》500强榜单中的名次有了大幅提升。公司营收增长了129%,达到128亿美元,让公司在榜单中的名次跃升了193个,至290位,是今年以来排名上升第三快的公司。

即便在经历了过去十年的快速增长之后,Carvana在二手车市场依然仅占有1%的市场份额。公司高管认为年销量200万辆是一个可以实现的目标。

Wedbush Securities的分析师赛斯·巴沙姆预测,Carvana在现金用完之前便会扭亏为盈(扣除某些费用之后),但投资者要止血的线年。

巴沙姆表示:“即便是最有力的竞争对手依然难以望其项背。我认为当前的局势最终并不会让该公司大幅偏离其努力实现的目标。”(财富中文网)

美国最大的线上二手车交易商Carvana在过去十年中一直在铆足马力向前冲。

这家公司借助人们对亚马逊式购车体验的强劲需求,帮助客户规避了到访车场以及与固执销售人员打交道的种种不便。

然后,新冠疫情爆发了,尽管人们在疫情初期一片恐慌,但Carvana的业务却一路高歌,因为在全球芯片短缺、汽车产量下滑的大环境下,买家很难买到新车。

然而从2021年底开始,Carvana的好景却戛然而止。随着疫情退潮,很多购车者开始再次光顾当地汽车经销商。与此同时,居高不下的二手车价格,不断上涨的车贷款利率,以及宏观经济通胀导致钱包见底,让很多人不得不重新考虑是否花钱购买一辆新车。

突然间,Carvana因对未来快速增长的预期而开展的疯狂招聘,以及庞大的汽车库存,让公司反受其害。在过去三个季度中,公司总亏损扩大至3.81亿美元。

前些年,投资者对Carvana因发展成本而造成的亏损并不在意。确实,在他们的帮助下,公司的股价从2020年3月的低点飙升至2021年8月的顶峰,增长了12倍。然而最近,市场疯了:截至5月,公司的股价从其高点暴跌了90%,华尔街也开始怀疑,当前的重挫到底是一个小小的失足,还是一蹶不振的惨败。

Carvana首席执行官欧内斯特·加西亚三世对《财富》说:“全世界都在质问我们,质问经济,质问整个行业。这都没什么,也是必然的。我们的工作是最大化地利用涌现出来的各种机遇,并尽自己所能进行调整。如果我们做到了,而且我们在过去做到过,那么故事的结局将是美好的,并不是负面的。”

加西亚的父亲创建了Carvana的前身DriveTime,后者是一家实体二手车经销商和融资机构。Carvana是该公司的线上业务,最终独立成为了一家自营公司。该公司最为知名的莫过于令人眼前一亮的玻璃“贩卖机”,客户可通过放入定制的客户币来取走车辆。(Carvana也提供送货上门服务。)

对于加西亚的员工来说,如今的挑战在于如何迅速地削减公司的开支,并在2023年之前回归盈利。去年,Carvana实现了两个季度的盈利(不计某些费用),这在公司历史上尚属首次。

面对新局势,Carvana在五月采取了初步举措,宣布裁员12%(2500人)。高管还计划削减薪酬、广告和物流开支。

Carvana过紧日子的举措恰逢其在5月以22亿美元收购ADESA这个糟糕时机,后者是一家领先的车辆批发拍卖公司。Carvana计划使用ADESA的56个设施来翻新和存储车辆,继而实现新市场的业务增长。然而,分析师担心,公司为资助收购而发行的高利率债券将在未来数年蚕食掉Carvana现有的大部分现金。

尽管Carvana似乎在短期内前景黯淡,但分析师表示,Carvana也并非是软柿子,它是线上二手车市场中的主导零售商,去年卖出了42.52万辆车,是仅次于其后的纯线上竞争对手Vroom的几乎六倍。

相对于意欲进军线上市场的传统二手车经销商,Carvana也有着很大的优势。例如,知名竞争对手中规模最大的CarMax在线上的销售量仅占其总销量的9%,还不到8.77万辆。

基于公司去年强劲的业绩,Carvana在新发布的《财富》500强榜单中的名次有了大幅提升。公司营收增长了129%,达到128亿美元,让公司在榜单中的名次跃升了193个,至290位,是今年以来排名上升第三快的公司。

即便在经历了过去十年的快速增长之后,Carvana在二手车市场依然仅占有1%的市场份额。公司高管认为年销量200万辆是一个可以实现的目标。

Wedbush Securities的分析师赛斯·巴沙姆预测,Carvana在现金用完之前便会扭亏为盈(扣除某些费用之后),但投资者要止血的线年。

巴沙姆表示:“即便是最有力的竞争对手依然难以望其项背。我认为当前的局势最终并不会让该公司大幅偏离其努力实现的目标。”(财富中文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